路徑上的驚嘆號-國北教大實小

 在我的半生中,我不斷地從它身旁走過越過,在每次眼神飄過的那剎那,它都有著微小的改變,百年的洗禮下,真正受到長久時光洗禮的建築如今已瀕臨絕種。




在圍牆外樹影的稀疏小縫中,可以看見那以前不曾出現的宏偉建築正想辦法躲離你的視線。





走入校園,一股熟悉的氣息沿著影像蔓延,在門口的小小角落我曾經領外婆替我做的便當。




連跑大隊接力的操場也有些微的改變。




空白的角落卻是我以前買東西的合作社,以前常在體育課後買一根15元的熱狗當點心。不過在幾年前它已經關閉。




看到一旁由雕像點綴的優美小丘,讓我想起以前一二年級時與同學們在光禿禿的土丘上奔跑嬉戲的景象。





唯一不變的是自創校一百多年來仍佇立在此的行政樓,它身上的紅衣依稀透露著多年來所經歷的種種故事,但在我剛入學的那年,它卻是我的教室所在,一下課就與同學從二樓飛奔到校園另一端的遊樂場,想想不禁無限懷念。




徜徉於回憶之中,也差不多該回去了,我看著遠方的修德樓,慢慢地走向出口。不知在百年之後我還能否看見這最初的回憶,而它也是否持續迎接源源不絕的學子,為他們留下一片懷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